弗罗斯特诗歌风格上的一个最大特点是朴素无华,含义隽永,寓深刻的思考和哲理于平淡无奇的内容和简洁朴实的诗句之中。本文将从弗罗斯特诗歌的选材、主题、表现手法以及其与中国田园诗的区别等几个方面论述其诗歌的艺术特点。
关键词罗伯特·弗罗斯特;田园诗
[中图分类号]I106[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1)-18-0018-01
罗伯特·弗罗斯特(1874—1963)在英美现代史诗史上是一个卓尔不群的人物。与智性、晦涩的艾略特式新玄学诗派不同,他的诗往往在“明白易懂”的词句下隐藏着几近深不可测,甚至“可怕的”意境。对于尝惯了艾略特、奥登口味的“精英”读者来说,弗罗斯特仿佛是一件过时的东西,被他们打发掉了。而“普通”读者则称他为伟大的乡土诗人或“民族诗人”,认为他明智、舒缓、幽默、深谙新英格兰人的人情世故。

一、弗氏诗歌的选材
自然在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歌中占据着非常重的位置。他的诗歌多以新英格兰乡村为背景,因此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诱人的田园情趣。他细致的观察他生活的农场和乡村生活的动人细节,并把他们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去。以貌似平淡而实是亲切的情感,以诗意浓郁的语言在读者面前展开了一幅新英格兰的田园风光画。如独白诗《雪夜林边驻足》以人们熟悉的静谧的林间雪景作为描写对象;而《补墙》撷取的一个场景是人们在忙碌的春天修理石围墙的情景;《苹果之后》是一首典型的描写新英格兰田园风光的回顾性的农事抒情诗。在这些诗集里,新英格兰乡村生活的各个侧面呈现在人们视野中。可见诗人选材的一个重特点是题材的多样性、平凡性。因为普遍性,所以他的诗歌能引起读者的强烈共鸣。

二、“骗人的朴素”——弗罗斯特诗歌中浅显朴实的语言,深刻含蓄的主题
弗氏诗歌的对象虽然是自然,但他关注的却是自然之中人的生活。因而,他的诗歌表面上质朴无华,细致呈现生活中的场景和事件,但他的诗歌往往还包含抽象的意义,在叙述之中提炼出丰富的哲理思考。《雪夜林边驻足》许是弗罗斯特最负盛名的一首小诗,对这首诗该如何解释,历来众口纷纭,莫衷一是。
在叙述的层面,它写的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我”在一个雪夜赶路,途经一片树林,被树林的幽深、寂静吸引,暂时忘记了行程,但最后还是催促自己继续赶路。这首素朴的小诗,有一种美妙的表现力,完全传达出白雪覆盖的树林的神秘。读完这首诗,读者们常常狐疑不已我们不知道诗中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更不知道诗人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在重重的疑惑之中,即便是有学问的专业诗评家写起评论来也是众说纷纭。主的评论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种一是“冲突论”。说的是人生的责任与审美的情趣的冲突。二是“诱惑论”。说的是这林中的雪,以及林子本身的寂静,黑暗,深邃,都是死的象征,都是死在用它的美与可爱来诱惑人进入。三是“语言论”。说诗人写这首诗是在做语言上有关词汇韵律的心智游戏,内容如何倒无关紧。一首小诗,阐释却有多种,可见弗氏的诗的确“看似简单,其实复杂”。
再如《进来》,布罗茨基认为“‘进来’在这里翻译出来,意思就是死亡”。而黄灿然则认为“‘进来’就是‘进来’,意味着一种呼唤,诱惑,邀请。”两个诗评家,读同一首诗,阐述诗的主旨却一言“死亡”,一言“邀请”,这再一次证明,弗氏之诗真的具有复杂性。

三、比喻和象征弗罗斯特诗歌艺术的两大手法
通过运用比喻与象征的手法,用具体的事物去说明抽象的思想或概念,这也是弗罗斯特诗歌创作中的又一个突出特点。弗氏诗歌中多注重诗歌隐语的使用,通过象征和隐喻的手法来表现其主题。如“树林”常出现于其诗歌中,如前面提到的《雪夜林边驻足》一书中,被白雪覆盖的树林虽然幽静、但也是一个神秘的、充满可能性的存在。有人解释它代表了人生的诱惑,还有人说树林是人生的最后归宿──死亡的化身,都有一定的道理。在《未选择的路》中,“树林”不只是一个现实的场景,也象征了某种人生旅途中的状态,深幽的空间,错杂的路径,暗示了迷惑与不确定,需人停下脚步,反思自己的方向。

四、弗罗斯特的田园诗与中国传统田园诗
当我们读弗罗斯特的田园诗时,自然就会想到中国田园诗的诗人们,如陶渊明、王维、刘长卿等。虽然他们生活的时代和背景极不相同,但他们的诗歌都流露出对大自然的热爱,不过他们的诗歌所表达的意境、思想、理想以及对生活的态度却有差异。唐朝著名诗人刘长卿著名的绝句《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也是历来传诵的名作,这与弗罗斯特《雪夜林边驻足》描写有相似的情景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刘长卿无疑都继承了中国“诗言志”的传统,他们的诗歌也都像弗罗斯特一样表现了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是他们面对现实的不满往往选择逃避,幻想有一个没有矛盾和痛苦的世外桃源。弗罗斯特也看到了工业社会的种种弊端和黑暗,但他的选择是现实的,并非虚幻的梦境。用他的话来说“我跟这个世界有过情人般的争吵”,说明他深爱这个世界。在《雪夜林边停》的结尾,虽然诗人被大自然的美景所陶醉,但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有自己的使命,因此才有AndmilestogobeforeIsleep的感叹。

五、结语
弗罗斯特的诗歌着眼于具体景物,使用日常口语,讲述的哲理有人情味,因而他这些诗歌比历史上任何田园诗都更具有现实性和普遍性。当然,以上的分析是不能揭示弗式诗歌全貌的,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诗人创造的某些特点,尤其是诗人能将他那深邃复杂的思想寄寓于简单、质朴、自然而又有韵味的语言之中,值得世人称道。读他的诗歌可以是艺术的享受、智慧上的长进和诗歌艺术的熏陶。
参考文献
[1]黄宗英.简单的深邃——罗伯特·弗罗斯特诗歌创作艺术管窥[J].北京联合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3).
[2]罗选民.弗罗斯特与陶渊明的田园诗[J].衡阳师范学院学报,1990(2)29-31.
[3]许曦明.雪夜林边逗留[J].汉译的审美重塑.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5(11).
[4]Marcus,Mordecai.ThePoemsofRobertFrostAnExplication[M].BostonG.K.Hal&Co,1991.